媒體聚焦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媒體聚焦

廿一年逐夢 環線終成環——株洲快速環道建設顯影

作者:????發布時間:2020-10-01

株洲人盼了21年的快速環道,徹底“成環”了!

就在今天,響石廣場改造工程全面完工,東西向隧道正式通車;北環路主線也達到通車條件,國慶后將實現通車——前者是環道堵點,后者是環道缺口。

▲ 2006年11月29日,《株洲日報》對快速環道進行專題

株洲快速環道(中環大道),印著幾代城市建設者的奮斗腳步,刻著一座城拔節成長的生動影像。我們近日與建設單位市城發集團親歷者搜尋記憶,佐以城建檔案、新聞報道、統計公報,試圖勾勒出這場逐夢之旅。

▲ 石峰大橋通車慶典。市檔案館提供

【發軔】

青春株洲:呼喚“發展線”

1997年的株洲,像個少年,用滿是好奇的眼光打量著外界,又被外界打量。豐田車、大哥大、品牌店,下崗、改制、下海。新潮與舊浪交織,求發展是共同理想。

這一年的株洲,在全國219個地級以上城市的綜合實力系統評估中,剔除直轄市及省會城市后,排名第29位。

那是株洲第一座橋通車的第9年,河西開發一浪高過一浪。德國、意大利等10多個國家客商來此投資興業,1992年——1997年間,河西高新技術企業及產品形成的產值、利稅分別以年均85.71%和199%的速度遞增。

“老工業”的輝煌仍在頂峰。田心、清水塘片區產業雄厚,賓館、酒店、醫院、學校等一應俱全,對“廠礦小社會”里的居民來說,“出廠區”就是“進城”。

形勢一片大好,發展不斷出題:人口逐漸增多,用地規模逐漸擴大,區域交流缺乏,城市發展路在何方?

不破題,大步跨越新世紀就如夢幻泡影。

彼時,“城市經濟時代”概念正熱,政界、學界達成共識:城市綜合實力的競爭,終歸是城市基礎設施和環境的競爭。

一方面,是改革開放帶來的急劇增長的產業規模;一方面,是城區逼仄路網導致的極度匱乏的區域要素流動;而鄰居長沙,已經在新一輪城市改擴建路上疾馳。

青春株洲城,呼喚“發展線”。株洲決策層保持清醒:城市規模,需要再次定義了。

詮釋“定義”的第一步,是修建快速環道。

【決策】

必建環道:不打退堂鼓 多吹沖鋒號

面對新形勢,1998年,株洲市第五次城市建設總體規劃修編,首次明確“分段建設城區快速環道中環大道”。

但事實上,在頭兩年,關于快速環道的爭論從未停歇。有人認為城區汽車保有量不過3萬輛,不必建高規格環道。有人認為,財力有限,不如把錢花在其他更實在的地方。有消極者則打趣道:建到農村去,可以曬稻谷。

謹慎者的觀點在當時完全可以理解。城市快速環道,這種介于高速公路與城市主干道之間的道路,在當時并沒有全國統一標準。

其次,投入實在太大。在1998年的規劃中,中環大道全長32.79公里,總投資18.4億元,一座立交橋就得一億多元。

議論紛紛中,決策層篤定,城市規劃要放眼量,今日不修,將來悔之晚矣。多位親歷者向記者回憶:“當時有領導拍了桌子,表示必須要建環道?!?/p>

當時規劃中的中環大道,由響石路、響田路、紅旗路(已建成)、東環路、南環路、西環路、跨湘江大橋、建寧大橋以及東湖、田心、紅旗三座立交橋組成。

1999年10月22日,秋風陣陣,湘江岸邊熱鬧非凡,湘江株洲第二座跨江大橋,一座命名為“石峰”的跨江大橋正式動工。

一年后的9月4日,石峰大橋建設正酣。晚間,城市快速環道建設工作會議召開。這是株洲市第九次黨代會閉幕后市委、市政府召開的第一個工作會議。

“它的建設不能動搖,各有關部門要找路子、想法子,解決建設資金?!?/p>

“全市各級領導和市民都要多吹沖鋒號,不打退堂鼓,消除一切‘雜音’?!?/p>

“環道是株洲發展線,間接效益無法估量,所有單位必須為環道建設開綠燈?!?/p>

決策層態度堅決。中環大道建設大幕徹底拉開。

【起步】

城發集團:一家因“環”而生的公司

石峰大橋所連接的東西兩岸,一邊是成熟的清水塘片區,一邊是冉冉升起的河西。

石峰大橋被定位為中環大道啟動工程。眾多親歷者印象深刻的,是由其引發的艱難的“籌錢”之旅。

彼時,正值城市建設投融資體制改革發端。黨中央、國務院剛提出“經營城市”的理念,同時新出臺城市建設項目“誰投資誰受益”新政策。借力政策東風,株洲大手筆布局:把不動產變現、變活,使城市建設資金形成良性循環,實現滾動開發。

隨后,株洲與國內外多家公司進行接觸,試圖通過對已通車多年的株洲湘江大橋資產拍賣或轉讓其經營權,為石峰大橋建設籌措資金,但幾經努力均未獲成功。

1999年2月的一天,時任株洲市城建局局長的伍輝安聽到國家開發銀行、國家計委一行來湖南考察的消息后,立馬趕赴長沙對接環道資金事宜。后被告知,需要成立一家公司。

接下來只花了半個月,株洲便把公司組織架構等資料上報國務院,效率之高獲得國務院表揚。

1999年7月,株洲市城市公用事業資產經營有限公司掛牌成立,公司宗旨是:搞活市場,搞好建設,服務百姓。中環大道建設的日常工作由市城建局移交給了城市公用事業資產經營有限公司。

這家因環線而生的公司,即現在的株洲市城發集團。

“這是全市城建系統改革的一大突破,是城市建設與管理工作的一項戰略性措施?!睍r任市長王汀明如是評價。

隨后,國開行將株洲中環大道工程列入項目庫,接著,國家計委、財政部批撥的3000萬元石峰大橋國家轉貸資金到位。

當年底,經國開行多次實地考察評審后,決定向株洲中環大道項目貸款6億元。這是當時國開行最大的一筆貸款。

自此,全市上下形成共識:建設中環大道,拉開城市骨架,讓株洲成為大中城市。

【克難】

建寧大橋:一群后生的夢與一位老者的信

2004年10月8日,株洲快速環道首座也是株洲首座立交橋——東湖立交橋通車。

2005年12月30日,建寧大橋(三橋)建成通車,這是全國首座獨塔單索面斜拉橋。

2006年11月28日,歷時7年,兩座跨江橋梁,東湖、田心、紅旗三座大型城市立交,以及響石路、響田路、東環線、南環線、西環線、紅港路組成了株洲第一個“環”。

站在圖紙前回憶過往,作為中環大道建設親歷者的袁士殊思考良久?!斑@么多年,無論情況多復雜,我們沒有在環道建設上做過任何妥協,特別是每一個關鍵節點,我們寧缺毋濫,這是一代又一代建設者的堅守?!彼f。

親歷者吳立新也頗有感慨。在他看來,在1999年即修建快速環道,足見株洲城市建設領域的戰略發展眼光。

他們有些相似的經歷:參與環線建設、成為業主代表、看著一個個工程竣工。他們說,這是一代城建人的共同理想。

這份理想中,令所有人難忘或者不得不提的,是建寧大橋。

建寧大橋水下,剛好是湘江的溝槽地帶。32根直徑2.8米的樁基要打入其中,最深一根達到48米。開工那年又恰逢湘江冬汛,不斷高漲的水位連續沖跑便道、浮橋,樁基施工經常遇上翻沙、塌孔。

盡管用盡當時一切可以用的手段,樁基施工仍拖了一年。2002年底,全國一批專家齊聚株洲,討論對策,最終利用枯水期搞定樁基。

“純粹得很,只想把橋建好,晚上經常挑著水、豬肉,去看望加班的工人,唱歌鼓勁?!眳橇⑿庐敃r是業主代表。

建寧大橋是當時中國最大跨徑的獨塔單索面斜拉橋,為確保安全與質量,大橋前支點掛梁施工時,又邀請專家們第二次齊聚株洲開會研討,最終研究出可行的施工方式。

開完討論會后,中鐵大橋局一位79歲的陳姓專家又獨自爬上大橋上查看。專家回到上海后放心不下,又給吳立新寫了封信。

“他告訴我,原有施工方式存在巨大風險,我還年輕,不要冒險?!蹦且荒?,吳立新33歲。

在袁士殊看來,對株洲那一代城市建設者而言,環道是“磨刀石”,承載汗水、理想與驕傲。

“哪怕過了21年,再回頭看株洲快速環道,在工程業內來說,其建設標準、設計標準,不會低于現在水平?!痹渴庹f,“我們比較認真?!?/p>

【攻堅】

“遲來”的北環:6個月搶出2年工期

2016年11月,東環北路全線通車,城市“東大門”交通得以優化。

但嚴格說來,在當時,株洲依然是沒有“環道”的。盡管2006年東、南、西環皆以通車,但北環線一直被紅旗路替代,而紅旗路只是一條城市主干道,并非快速路。

隨著城市不斷發展,長株潭一體化進程加快,紅旗路交通壓力越來越大,交通越來越擁堵。原來的“中環”,必須向北擴大。2014年,正兒八經的北環路,開始提上議程。

以云龍大道為界,迎賓大道至云龍大道,是北環D段。云龍大道至新華東路,是北環C段。項目于2016年11月開工建設。

然而,許是“好事多磨”,北環路C段開工不久后接連遇上政策調整,一度陷入融資困境。去年底復工不久,又突遭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

年初,北環路C段成為全市首批復工項目?!皯鹎缣?,斗雨天,向黑夜要時間?!北杯h路C段建設者日夜奮戰搶回耽誤的工期。

北環路C段全長3.1公里,包括新華東路下穿地道、跨中車長江公司和新塘路的跨線橋,以及部分路基、景觀、排水和照明燈相關工程。

從2月18日復工到現在,工地幾乎日夜不停、全線施工,高峰時施工人員超過900人,即使“五一”期間也沒有停工。

通過加大人力、加大資源和設備投入等非常規方式,市城發集團全力搶抓項目工期?!案鶕姓臅h紀要,本項目9月30日具備通車條件,建設壓力相當大?!笔谐前l集團項目現場負責人彭冰說。

時間緊,任務重。彭冰白天堅守在施工現場,隨時做好突擊“滅火”的協調監管工作,晚上還得加班做好項目的其他工作。雖然累,但彭冰卻爽朗地說,“環道,是每一個株洲人的夢想,我們公司因環道而生,就要擔起責任?!?/p>

北環路C段建設者用6個月,搶出2年工期。目前,北環路C、D段主線已經具備通車條件。

▲ 北環路D段與迎賓大道互通。徐健浩 攝

▲ 北環路C段430鐵路橋修建現場。方晴 攝

【夢圓】

全線貫通:疏通堵點 拉通北環

對稍微了解株洲環道歷史的人來說,他們知道多年來北邊缺了個口。對普通市民而言,他們感觸最深的,是響石廣場為環道最堵。

響石廣場建于1998年,是石峰區乃至全市的咽喉地段,也是產業生命通道。人車不斷增多,響石廣場改造呼聲日隆。

2017年10月31日,響石廣場改造開工,平交要改為立交,改造之后,從響田東路至響田西路,主線采用隧道方式下穿建設北路。項目新建及改造響田路南輔道806米、北輔道852米。

對建設者來說,某種程度上,響石廣場與北環路C段,是“難兄難弟”。響石廣場改造期間受到PPP項目政策調整影響,進展受影響。施工方要確保地面上交通秩序平穩,盡量減少對市民出行造成的影響。地面以下,電力、燃氣、通訊等管線總長度達到134公里,牽一發而動全身,施工難度極大。

“施工3年,雖然給市民造成了一些不便,但理解、鼓勵的聲音更多?!笔谐前l集團建投公司總經理何中成始終記得,在今年三伏天,有市民送來滿滿一旅行袋的防暑降溫藥品,讓大家感動不已,“千言萬語,唯有建好項目?!?/p>

環道最堵疏通了,環道缺口補上了,株洲快速環道完整閉合后,會為城市發展帶來什么?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環道將完整串起城區,對緩解城市交通壓力、提升城市品位形象、帶動沿線區域發展,都有重要意義和深遠影響。

此外,南四縣多了進出城通道后,區域要素流動勢必加快,各區跨區聯動更加緊密,產業互補互助有了載體,將直接打通產業內循環。

2002年9月30日,環道啟動工程石峰大橋竣工通車。2020年國慶節前后,環道最堵響石廣場疏通,環道“缺口”北環路主線通車進入倒計時。

石峰大橋動工興建的1999年,株洲城區人口73.7萬,城區面積61.16平方公里,全市地區生產總值280.98億元;21年后的今天,城區人口達到160萬(含淥口區),城區面積1915平方公里(含淥口區),全市地區生產總值3003.13億元。

正如一位親歷者所言,環線的意義,不止于一條路,是一代又一代建設者奮勇向前的時代見證,是一座城市融合、發展的美好希望。

(本文部分史料、數據來源于《株洲城市建設發展史》《株洲日報》及歷年統計公報)

▲ 改造后的響石廣場。胡俊 攝

來源:株洲日報社首席記者 吳楚

亚洲А∨天堂2019在线无码